南昌icl近视手术,

8月2日,65岁的陈大伯向快报哭诉,自己的一套房子经房产中介介绍给两个买主(程友泉和章某),在办理了一系列手续后,如今陈大伯不仅房子没了,120万元的房款只拿到了12万元。

之后,74岁吴老师和阮老师也遭遇了类似经历,他们经朋友、投资公司或以“理财”为名认识了程友泉,如今吴老师的房子被抵押,阮老师不得不卖掉房子住进了敬老院,而从中获利的程友泉却不知踪影,他的家和他的公司,都被法院贴上了封条(本报8月3日、4日连续报道)。

新闻链接:

房子被他骗走了,我不知道要怎么做人!

骗了3个老人房子的程友泉 家里和公司都贴了封条

当事人来了 陈大伯的房子是怎么过户给我的

我姓章,快报报道的那个陈大伯通过程友泉,房子被过户了,钱没拿到,那个过户的户主就是我。

其实,我也是有苦难言啊!

我之前在杭州工地上烧饭的,工地去哪我就去哪。陈大伯房子过户给我之前,我跟程友泉认识才不过几个月。

程友泉通过我一个小姐妹找到我,说让我介绍工地老板认识,因为他是做大理石生意的,我想想都是临安人,也没什么关系。

有一天,他打电话给我,说自己想买套房子,不过要贷款,身份证不能用、银行卡也不能用,想先过户到我名下,说自己现在有困难,让我帮帮他。

我二百五一样,他想买套房放在我头上,我还蛮高兴。当时还以为他买房子是要做什么工程,也搞不灵清的,就答应了他。我可以保证,我就是单纯地想帮帮他,我没收过他一分一毫的钱!

第二天,程友泉和我一起去了房产中介,陈大伯和程友泉一见面,还相互拥抱似的,感觉很熟悉一样,我也不太明白。反正就是房子过户在我名下,陈大伯应该在过户之前知道的。

房子过户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什么,反正就是让我签字我就签字,那么大的一沓合同,我看都看不过来,当时我也是被他一个电话叫过去的,我还在工地上烧饭,哪有时间看合同。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过户时,程友泉没给陈大伯一分钱。

房子过户给我后,房产证转手就被程友泉拿走了,程友泉还让我办了他项权证,意思就是把我名下的这套房子抵押给典当行,典当行给程友泉100万元。当时程友泉还给我办了张新卡,这100万元是先转到我这张新卡上,然后又交给了程友泉。

现在程友泉还不出典当行的钱,那典当行肯定要来找我要这套房子啊,我能怎么办?我钱拿不出,只能卖这套房子还钱给典当行。

我现在的心情一点也不比陈大伯好。

我跟陈大伯打了很多电话,说了我的想法,唯一的法子就是把房子卖掉,把典当行的钱还掉,因为房价涨了一点,这样,除掉100万后多余的钱给陈大伯,至少可以弥补他的损失。但他不同意。

我也知道因为我的无知害了陈大伯,我甚至可以稍微补偿陈大伯一点钱,可是我也没多余的钱,我毕竟只是在工地上烧饭的啊。

我现在越想越害怕,我也联系不到程友泉,我也无辜啊。我53岁,我也有家庭,也有女儿的,我也是被套进去了的。

如果程友泉抓进去了,其他老人怎么办?我自己这样想,他其实本意也是想还钱的,可就是企业遇到了困难,还不上钱,这个人脑子灵光的,又是做工程的,说不定他会东山再起的,到时候就可以还钱了。

我说的这些,不是给我洗白,就是把事情讲出来。

朋友来了

和他见过几次面 想不到他会去骗老人的钱

昨天,一位女士打进快报85100000热线:我和程友泉都是临安人,认识蛮多年了,不过不太有交情,很多年没联系了。他以前是做石材生意的,他的手机号码我还存着,但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打通。

这位女士说,几年前,程友泉在临安生意做得很大,很多公司想和他合作,“我也是想找他谈业务才认识他的,见过几次面,算是普通朋友,听他说老家还有老母亲,他很孝顺的。

“我和他的业务办好之后,也联系得少了,这几年几乎没联系,不过我手机还存着他的号码,我想不到他现在这么困难了,还会去骗老人的钱。”

根据这位女士朋友提供的手机号码,我们试着拨打了很久,一直无人接听。

前同事来了

据说他离过婚,我还喝过他的喜酒,反正命也蛮苦的

1996年,我从当时的临安锦城镇调到乡镇工作,认识了程友泉,三年后,我又重新调到城区工作,2000年前后,听别人说程友泉下海了,据说生意不错。

程友泉还是蛮灵光的,高中毕业。据我所知他离过两次婚,我还喝过他喜酒,反正命也蛮苦的,不过下海之后,他生意做得不错,临安很多大的工程他都有在做,但后来我们联系得蛮少。

2014年,他来找我,说生意难做,前后向我借了50万元左右,本来说可以给1分利息,直到现在他别说利息,本钱都没给我!我很不高兴!2015年,我还在临安法院告过他,他被关了10多天,后来又出来了。

出来之后,他可怜巴巴地跟我说,钱还是还不上的,只有继续做工程,才有可能还钱。我看他也实在还不起钱的样子,就希望他能东山再起……没想到他动了歪脑筋。

家有四个兄弟

二哥在中学当老师

另一位知情人告诉快报,程友泉有四个兄弟,人孝顺,他的二哥是一所中学的老师。

8月4日上午,这所中学的一位副校长证实,程友泉的二哥确实还在中学任职,不过程友泉的事情跟他哥哥没关系,不方便接受快报的采访。

三哥说,光景好的时候

弟弟经常带妈妈出去玩

弟弟还在当地当过代课老师

8月4日,《经视新闻》记者赶到程友泉老家,村民说,程友泉十几年前就没在村里住了,不过几乎每个村民都认识这个靠石材发达的老板,印象中他人是蛮好的,家有四个兄弟,他是老小,老家还有个老母亲。

程友泉三哥家的房子装修七八成新,三哥说弟弟人不错,每隔两三个月就会回家一趟看望老母亲,很孝顺,光景好的时候经常带妈妈出去玩,做石材生意前还在当地一所中学做代课老师,之后还在街道负责过税务工作。

来自法院的信息

一个执行法官的手上 就有他好几起案子

昨天,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法院官方网站的全国法院被执行人查询系统中,记者很快就找到了程友泉的信息。从2016年8月到现在,程友泉的失信记录有16条,执行法院包括杭州市江干区、拱墅区、上城区、下城区、滨江区、临安市等法院。

昨天,临安法院说,一年前,程友泉被人起诉过,最后关了十多天。最近一两个月无法和他联系上,仅临安法院一个执行法官的手上,就有程友泉好几起案子。

据了解,目前公安部门已经介入,联合调查此事。

1
【关闭】 【打印】      [责任编辑:马强]
20140606095201931.gif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银川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银川新闻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匿名 查看所有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